好久没写些什么,然后突然想记录这一天。

现在的我在餐厅里,晚餐高峰时段,人潮拥挤,热闹喧哗。点了壶红枣奶茶,等着。服务员很热情,招呼欢迎的很响;灯光装饰华丽,夜在这里很闪耀。今晚吃的有苦瓜,三杯鸡和菜脯蛋。是的,我在一家台湾餐厅。

早上起得蛮早的,先是交上最后一份报告,接着去确定毕业典礼的日期。话说我们是春季班,毕业典礼没有秋季的盛大;而且就我们学院我们这一班毕业,怪吧。我没说的是,负责老师不在,还被隔壁座的老师说迟了。好吧,我明知故作。

最近负面情绪太多,一度陷入谷底,崩溃。课业繁重、实习纠结、上海工作、学校杂事、上海梅雨、北京水灾、外公病故、友情决裂、生活太认真、马来西亚喧闹、人际关系复杂~

偶尔咖啡麻醉、旅游舒解、听歌疗伤、外出呼吸、聊天舒缓、笑容冲淡、阅读逃避、疯狂发泄,然后回到现实。只少还可以,还能够这样,不然我不知道我怎么能够撑住。

早饭吃了色拉和胡萝卜汁,看着面包,饱了。连载了电视剧,却断断续续,没能看完。窗外的阳光开始炙热,风持续着。午后还是被晒疼,是该买一把防UV的伞。淮海中路依然堵塞,不只是人,是寂寞、宣泄、放肆、顺从、陪伴、爱、纵容和欲望。

坐在兰桂坊的凳子上,我发现,我很渺小。原来,我真的可以就这样被忽略,就连我自己也忘记了自己的存在。
这个转弯的最后我失控了,虽然不至于遍体鳞伤,但也需要加护。

我真的受伤了。

写于2011年6月27日傍晚6点半

Advertisements